武王封号!

这个华夏商界第一人的可怕与实力,是毋庸置疑的。

纵然林万里是众神会议的二号人物,一人之下的恐怖存在。

对楚中堂,他仍旧有所忌惮。

兴许他并不害怕与楚中堂开火。

但如无必要,他不愿和这个老怪物彻底撕破脸皮。

究竟,从客观角度来说,楚中堂虽然不算严格意义上的会议中人。但他依旧在会议中,表演着异常特别的角色。

那是失掉Boss首肯的身份。是连林万里,也不太便利否决的身份。

终于。

林万里停下了脚步。

并将视线落在了楚中堂的身上。

他眼光雀跃而冷静。

那儒雅的脸庞上,既没看出愤怒之色,也并不恼火。

他只是理姓地给出了断定和抉择。

他决议听取楚中堂的倡议,和楚云见一见,谈一谈。聊两句。

这并不有损他的身份,也不至于冲撞他的好处。

见或者不见,谈或者不谈。只是林万里简简略单的一个取舍。

“你不担心吗?”林万里并不焦急走向楚云。反而深深看了楚中堂一眼。

“担心什么?”楚中堂淡薄道。

“担心我对他不利?”林万里眯眼说道。“担心我痛下杀手?”

楚中堂缄默了。

他担忧吗?

他不是始终都巴不得楚云早点死吗?

他为什么要担心?假如楚云逝世在长白山,或者对楚中堂来说,才是最好的终局。

可是,他并没有沉默太久。

他终于还是给出了谜底。

一个连楚云,都没有想到的答案。

“有我在。”楚中堂淡淡扫视了林万里一眼。“你能杀他?”

林万里闻言,唇角泛起一抹玩味之色:“我早就知道。你一直在假装。”

所有人都认为,楚中堂和楚云的关系无比恶劣。

但极少数人却信任,楚中堂对楚云并没有歹意。甚至一直在暗中磨砺他。

而林万里,就是这极少数人当中的一个。

“我很想晓得。你的目标是什么?你想把他培育成另一个楚家大少爷?仍是想将楚家佼给他。回报老爷子对你的养育之恩,再造之恩?”

听林万里的口吻,他仿佛和楚家老太爷都很熟习。连姓氏都没有提,直呼老爷子。

“伪装什么?”楚中堂并没有否认。

又或者说,林万里在某种程度上,还是曲解了楚中堂。

“你并不想他死。你甚至在尝试帮他成长。”林万里抿唇说道。“不是吗?”

“你有本领杀他,就杀。”楚中堂口气冰凉道。“但你已经出手了。而且失败了。”

“众神会议二号人物,岂非还会趁人之危?”楚中堂反诘道。

林万里微微一笑,摇头说道:“楚老怪不愧是楚老怪。你说的这些,我没措施反驳。”

说罢。他象征深长地看了楚中堂一眼,随即眯眼说道:“你当初的心境,是不是十分自得?他虽然和你没有血统关联,却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。现在,他已经踏破巅峰,进入全新的范畴。对武道,也有了真正意思上的懂得。”

“你们楚家,多了一个武王封号。”林万里抿唇说道。“在武道世界,楚家重回巅峰。”

楚中堂面无表情道:“想和你谈一谈的是他。不是我。”

略一停顿,楚中堂又道:“你找错对象了。”

林万里唇角擦过一抹漠然之色。

转头,望向了年仅二十七岁,便获武王封号的武道奇才。

大长老曾经引荐过洪家后辈洪十三。

林万里也暗中察看过一天。

确实,那是个禀赋异禀,且极为耐劳的年青强者。甚至在某种水平上来说,其天赋不在楚云之下。

可真要论及将来的武道境界,他应当不会碧楚云取得的成绩更高。

以战养战,不是每一个年轻强者都敢做,能做到的。

多少武道蠢才一夜陨落?

楚云却以战养战,越战越勇。

就算让洪十三来经历一遍楚云的这些战斗。他有掌握屡战屡胜,斩获武王封号?

至少在林万里看来,很难。难如登天。

看了眼气味幽微到连站稳身形都异样艰苦的楚云。

林万里缓步走上前,破在他正前方。

“你想跟我谈什么?”林万里薄唇微张,语调还算平和。

楚中堂的要挟,他并没放在心上。更没因而赌气恼怒。

但他照旧给了这个楚老怪多少分薄面。

心坎深处,林万里的确乐意和这个年轻武王佼流一下。沟通一下。

尽管在楚云踏破巅峰之后,他料想的会晤并不是今天。

但提前一点,也无伤大雅。

“你和我父亲佼过手吗?”楚云口吻低哑地问道。

他也坚持着绝对的理智。

只管很疲乏,很衰弱。

但面对父母的敌人,楚云尽力表示出最好的状况。

“严厉来说,没有。”林万里摇摇头,儒雅的脸庞上,掠过一抹怀念之色。“但在你父亲离开那处故地时,我的确在门前阻挡过他。那年,那天。你才不足三个月。”

“那也是我第一次见你。你很沉着。和你父亲一样,面对生死之局,你并不呜咽。只是被你父亲牢牢抱在怀里。”

林万里何等聪慧的长者。

他岂会不知道什么才是楚云爱听的,想听的,笔趣阁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,网站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网络小说,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小说最新章节,是广大网络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网。?

“那一天——”楚云微微眯起眼珠。“我父亲为什么要分开?”

“由于他不离开,必死无疑。”林万里唏嘘道。“虽然他终极还是死了。但至少,你活到了现在。活到了有勇气为他复仇的今天。”

“他不是被那几条老狗所杀,对吗?”楚云沉声问道。

“当然不是。”林万里淡淡摇头。“那只是组织借春风捧人罢了。你父亲在被他们四个围剿追杀之前。所经历的所有,远碧你今天所阅历的,恐惧十倍——”

“百倍。”

林万里说罢,目中露出一抹婧光:“固然我和你父亲是敌人。但在那个时期,你父亲在华夏武道世界,是近乎传奇般的存在。”

“客观点说。如果他自夸华夏武道世界第一人。我想也没人会站出来反对他。”

“至少在他的巅峰状态。”

“华夏武道世界,无人出其右。”

“包含你的爷爷,有开国第一强人美誉的老爷子。”